相关文章

花都工商注册外贸进出口公司“出口退税”可外包

花都工商注册外贸进出口公司“出口退税”可外包

国家税务总局日前发布《关于外贸综合服务企业出口货物退(免)税有关问题的公告》,自2014年4月1日起,中小企业与外商签订出口合同后,将自己生产的货物销售给外贸综合服务企业,外贸综合服务企业以自营方式出口的货物,可由外贸综合服务企业按自营出口的规定申报退(免)税。

业界认为,这相当于为外贸综合服务企业这一出口退税“中介”正名,“出口退税”将可实现“外包”,也意味着国务院去年出台“支持外贸综合服务”的“国六条”后的首个细则落地。而对于在目前仍显疲软的国际经济形势下艰难转型的外贸中小企业来说,新政不仅有助于支持外贸综合服务企业健康发展,还能帮助中小企业解决直接出口困难,推动其开拓国际市场。

中小外贸企业将成最大受益者

阿里巴巴旗下的一达通是我国第一家服务中小微企业的外贸综合服务平台企业,通过互联网一站式为中小企业和个人提供金融、通关、物流、退税、外汇等所有外贸交易所需的进出口环节服务。服务客户数突破1.5万家。

事实上,作为一种新业态,像一达通这样的外贸综合服务平台一直未获认可,因为其与传统的征退税管理办法存在某些冲突。去年7月,国务院出台的“国六条”中明确“支持外贸综合服务企业为中小民营企业出口提供融资、通关、退税等服务”,首次提出通过市场化手段促进外贸扶持政策落地。深圳一达通副总经理肖锋认为,此次国税总局“公告”的颁布,相当于国税总局为外贸综合服务企业颁发了“通行证”。

国税总局货物和劳务税司相关负责人表示,这项新政不仅有助于支持外贸综合服务企业健康发展,还能充分发挥其为中小企业提供物流、报关、信保、融资、收汇、退税等方面的服务优势,解决中小企业直接出口困难,推动中小企业开拓国际市场,为扩大出口保增长、扩大就业保民生,发挥积极作用。

国家出台支持外贸综合服务企业政策的大背景是,“中国制造”遇到瓶颈,服务对外贸的影响越来越大。“是到了强调并大力支持中国服务的时候了,”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王健教授表示。

以外贸大省广东为例,今年1-2月,广东省外贸进出口比上年同期下降15.3%,其中出口下降14.2%。虽然去年套利贸易引发的外贸高基数是原因之一,但外贸企业经营压力增大等因素影响也不可忽略。

王健认为,在这样的背景下,通过市场化手段,认可外贸综合服务企业,通过外贸综合服务企业支持中小外贸企业,不仅会减轻政府负担,更会极大地便利中小外贸企业,实现“三方共赢”。

肖锋则举了个具体例子来说明新政对中小微外贸企业带来的益处。“去年,阿里巴巴一达通平台退税23亿元,共50万张退税发票,其中,面额最小的一张退税发票只有67元。”肖锋说,“企业自己做百分之百不可能,退税退67元,如果让中小企业自己退,肯定会选择放弃,成本都不止67元啊。但我们通过电子商务,化零为整,批量化处理降低了成本;而基于真实贸易背景下的服务又降低了风险,转危为安。”

外贸公共服务走向市场化

记者了解到,对于外贸中小企业来说,货物通关一般需要2到3天,融资10天或更长时间,退税则需3到6个月……手续繁琐所导致的外贸高成本令它们望而却步。而对海关、税务等公共服务提供部门来说,外贸主体从10年前的10万家飙升到现在的100多万家,未来三五年可能达到500万家,服务强度和难度无疑是与日俱增。

而随着互联网和跨境电商的迅猛发展,成千上万的小微企业涌入外贸市场,彻底改变了中国外贸格局,也亟待外贸公共服务提供方式的变革。

王健认为,外贸综合服务平台企业将外贸服务标准化和集约化,既降低了企业外贸运营成本,又为公共服务带来了便利,同时带动以外贸为核心的服务产业创新,例如中小企业融资服务创新、国际供应链服务创新等。

但也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在过去外贸综合服务平台之所以不被认可,一方面由于其创新的商业模式,另一方面则是因为确实有一些不法分子打着“中介”的旗号游走在违规和骗税的边缘。

肖锋认为,此次出台新政,一方面体现了主管部门改革的强烈意愿;另一方面,也表明政府主管部门勇于转变行政思路,放权让市场化机构通过竞争机制,优胜劣汰,让好的市场化中介成为政府监管服务广大中小企业的桥梁,在保障贸易公平的前提下,提升行政服务效率。“不光是去年,一达通成立12年来,都没有发生一起骗税。”肖锋说。

记者还了解到,随着国税总局细则的出台,外贸公共服务市场化窗口已经打开。